商旅

維基詞典,自由的多語言詞典
跳转到: 导航搜索

商旅

漢語中的「商旅」,至今還是個通用的古辭彙。《易‧複》:「商旅不行,後不省方。」《周禮‧考工記序》:「通四方之珍異以資之,謂之商旅。」唐元稹 《遭風》詩:「自歎生涯看轉燭,更悲商旅哭沉財。」宋˙范仲淹《岳陽樓記》:「山嶽潛形,商旅不行。」《永樂大典本》收編的《金玉新書》,其書凡大綱三十一門:「一曰民庶、二曰商旅、三曰僧道、四曰官制、五曰州縣、六曰監司、七曰皇族、………」(26)  這本成書于南宋高宗紹興十九年或以後的《金玉新書》這樣寫,無疑是說明「商旅」也是一種身份的表示,而「商旅」的身份地位高於普通的百姓──「民庶」。人的身份地位是以經濟為基礎的,謀求經濟的改善,或身份的改變是福建沿海地區居民到南洋的原動力。 在西班牙人侵占菲律賓之前,菲律賓人把在菲律賓各地做生理的漢人稱為Sangley。但,十九世紀前,統治菲律賓的西班牙人稱菲律賓群島上的中國人為Sangley[1],甚至是西班牙典籍也是這樣寫著。走進入了十九世紀,西班牙人才開始稱生活在菲律賓的中國人為Chino, 但Sangley此語語還繼續使用。從十六世紀到十八世紀,西班牙人一直稱在菲律賓做生意的中國人為「Sangley」,這是他們敵視和鄙視中國人的行為。當然,這與中國人是用逃亡方式到菲律賓有關係。尤其是當海盜林鳳(菲律賓通常稱「林亞鳳」)從福建敗走菲島後,大明王朝派把總王望商出使菲律賓,其使命只是為了圍剿移居菲律賓的中國流民集團,而且不惜與殖民者勾結,共同對付早期中國移民。這種實況讓西班牙人知道明朝封建政府認定了居留外國的中國人是「賤民」、「無賴」,其命如同草芥。中國封建政府所持的這種態度,為西班牙人大屠殺中國人創造了條件。十八世紀中葉後,西班牙殖民當局對待華人政策,逐步從高壓變成懷柔。到了十九世紀初,西班牙當局允許中國人在菲律賓各處做生意。與此同時,他們開始改稱華人為Chino。假如將我們這種稱謂的改變,放在西班牙人對華人政策的歷史上,西班牙稱菲律賓島上的中國人為「Sangley」,那就更能突顯出他們對中國人的仇視和鄙視。 中西歷史學者都認為「Sangley」是源自漢語他們得出了三種認知:(一)是漢語「生理」的譯音;(二)是漢語「常來」;(三)漢語「商旅」譯音。根據菲律賓華人歷史研究學者江樺研究成果,「Sangley」應是「商旅」譯音。